申论为什么没有标准答案

2024-01-31

来源:半月谈

分享到:
链接已复制
字体:

申论之所以被很多小伙伴蒙上“玄学”的面纱,是因为其自带“只有问题,却没有标准答案”的神秘属性。

是故作神秘保持高冷?

其实都不是。笔者因为工作关系参与过部分考务工作,曾直观感受过考卷的参差,而没有标准答案其实才是对考生们最大的公平。四个故事讲讲申论为什么没有标准答案。

01

“竹林”故事

魏正始年间,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王戎及阮咸七人常聚在当时的山阳县竹林之下,肆意酣畅,世谓竹林七贤。

但据陈寅恪先生考证,“竹林”既非地名,也非真有什么“竹林”,乃取天竺“竹林”之佛家词义,这一想法一举颠覆学界认知。

类比申论,标准答案会产生更大的权威遮蔽性,会让很多身份不对等的考生们失去合理质疑的思辨力,这种对思考的隐性的破坏力是很难估量的。

所以反过来看,没有标准答案的申论期待什么样的考生,也不言而喻了。

02

“衡水体”故事

衡水体,就是手写印刷体,是适应中、高考而兴起的书写规范的文体,这种文体严谨、整洁、美观,对书写要求极其严格,在全国很多重点中学都引起了效仿,以致“一体风行”。可如果所有考生都陷入了对“人形打字机”的追求,这样的卷面也就失去了优势。

很多标准在产生示范效应的同时,有时会产生强大的传播裂变,产生次生问题,比如跟风趋同。

正如2017年多省联考“一批基金小镇、健康养老小镇”题目中的问题一样,成功经验是用来学习借鉴、批判继承的,不是复制粘贴的模仿。

如果考生们过度崇拜和迷恋“标准”,反而会陷入执着的路径依赖,浪费精力浪费成本。

03

“带着镣铐跳舞”故事

五四时期,白话新诗发展之初,胡适提倡新诗“诗体大解放”,自由体新诗很快席卷诗坛成为诗歌创作的主流,结果诗作散漫无章,诗歌艺术想象力与创造力缺乏;

郭沫若追求诗的“内在律”,把格律的提倡、形式的重新唤起提上新诗的议程;而闻一多提出的“镣铐说”,作诗要有格律,像“戴着镣铐跳舞”,主张实现理性节制情感、形式规范内容的新诗规范化。

同样来看,申论也是“带着镣铐跳舞”的答题艺术,在规范表达和言之有物的框架之下,寻求更有质感的解题思路和更宽广的见识维度,是“限制”与“自由”之间极致的张力平衡。

正如闻一多在《诗的格律》一文中说:“只有不会跳舞的才怪脚镣碍事”。

申论从来不是“抄材料”而已,是文字综合驾驭的艺术,而好老师会教会学生打磨好答案,这才是申论学习的内在根本。

官方不公布标准答案,可以避免机构与考生照葫芦画瓢的投机行为,从而保证了公务员考试选拔人才的根本目的。

创新本就是不容易的,过度追求标准答案而不是更优答案,是创新的最大障碍。所以,从底层逻辑入手,打破舒适圈备考、低质量勤奋的阻碍,学会迭代思考才能真正成为更优秀的自己。

文/ 特约撰稿:甲甲